盲人按摩事业稳定发展按摩机构达18605个(组图)

日期: 浏览:

十多年来,陆纯清爆破了8台小灵通和3部智能手机。当这些手机在他的盲区时,即使就在他眼前,他也会不小心碰到地面。破碎的酒杯数不胜数。

20岁出头的陆春清退伍后,于2000年来到北京,希望能在这座大城市里轰动一时。但他的命运突然逆转。参加一次事故救援后,他的视力越来越差。医生告诉他视神经萎缩了。这意味着即使他戴了眼镜,他的视力也无法改善。

吕纯清断了手,给了个指数:“适合盲人的三项工作是按摩、调琴、算命。”他觉得后两份工作缺乏天赋,于是去学了几个月的按摩,就像很多盲人一样,接受了成为按摩师的命运。

《2016年中国残疾人工作发展统计公报》指出,盲人按摩服务稳步发展,按摩机构快速发展。 2016年,保健按摩机构18605家,医疗按摩机构1211家,通过医疗按摩人员中、初级职称评定的分别有481家和1018家。

缩小人生道路

卢春青的“康佳”按摩店位于北京东三环旁边的一个住宅单元内。一楼的这个单元在阳台上打开一扇门,与外界联系,形成一个小门面房间。 .

店里有四五个按摩师,都是视力障碍者。店主卢春清还担任酒吧接待员。按摩师忙不过来,他亲自上阵。

和大多数按摩店一样,早上 9 点多开门,晚上 11 点关门。早上通常是免费的,周末也不例外。陆纯青喜欢坐在吧台后面听小说。

有经验的按摩师在做按摩的时候,经常强调要用“翘劲”,但卢纯清一开始并没有太多经验,刚从部队出来打拼。新工作第一年,他背对顾客用力过猛,食指关节囊撕裂。花了一年时间才把它养好。

在按摩行业,相关的教育也有不同的层次——有几个月的“快车道”培训,主要是教授按摩技巧,这是陆纯清参加的;盲人有两到三年的中学教育,需要学习人体解剖学、中医诊断等理论课程;具有一定专业基础的学生可申请长春大学、北京联合大学等特殊教育院校学习针灸推拿5年,取得医学学士学位。

从业多年,陆春清先后在多家按摩店工作,在一家私人店当过店长,在一家国企的保健中心当过按摩师。五年前,陆纯清接手了朋友的店,当了小老板,一天14小时待在店里。

小型私人按摩院一般没有华丽的陈设,很多按摩院都是在社区内开的。做一些简单的室内装饰。在墙上贴上穴位和经络图。每个房间放两张或三张约半米宽的按摩床。一般后面都会有一个供踩踏的架子,再加上几个。修脚椅,基本装备都差不多。像陆春青这样比较讲究的店主,会在按摩床之间挂个帘子。

虽然当了好几年的老板,但卢春清双手的食指关节处还是有一个半厘米厚的茧——做足底按摩时,需要将食指卷曲,使第二个关节食指在客人脚底滑动穴位,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厚厚的老茧。后来食指用久了疼痛难忍,改用中指,现在中指关节处出现了一个类似的茧。

盲人按摩事业稳定发展按摩机构达18605个(组图)

陆春青是个外向的人,爱笑爱玩。刚到北京的时候,他喜欢背着一只烤鸡,背着两瓶矿泉水,带着一些急救药,一个人在山上徒步。几年前,他跑了三场马拉松。自从成为店主后,他的生活就被限制在60、70平米的按摩店里。 “太无聊!”儿子已经上四年级了,只陪他去过两次动物园。

我儿子也觉得无聊,要么蹲在店前的树下玩蚂蚁,要么去楼上家里租的房子做功课。有一次,陆纯清一下午都没见到儿子。原来,孩子不认识的人说,父亲的眼睛被打断了,让他从山东老家来北京上学。他躲在屋子里哭了一个下午。陆纯清没能揭穿这个谎言:“让他有点压力也无妨。”

陆春青打算等儿子长大了,去高档按摩店找份工作。

在各类按摩店中,规模最大、分布最广的莫过于吕纯清的“康佳”这样的私人按摩店。 21岁的温家宝按摩师所在的“玉手苑”按摩店条件较好。在北京市残联辖下的这家单位,职工有事业单位,有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,有独立的宿舍、休息室、伙食也很满意。温家宝每工作两天可以请一天假。

温家宝上盲人学校的寒暑假,曾在一家私人按摩店打工。他晚上睡在按摩床上,一整周都很少休息。和大多数私人按摩店一样,那里的按摩师没有底薪,他们只根据按摩的小时数支付佣金。